-

“還有,我要知道你們燒製‘垚土’的目的和用途!”

水雲敖微微皺眉,彷彿有些遲疑,但最終冇有拒絕薑天。

“可以,請跟我來吧!”

“等等,我的條件和要求要先行兌現,滿意之後才能幫你們出手!”

薑天可不傻。

海王宗的人並非善茬兒,如果先幫對方煉製完“垚土”,說不定他們就會反悔。

到時候他可就要白忙一場,還有可能麵臨不小的麻煩。

所以,他必須要把這些好處和條件先行兌現,然後再出手幫忙。

海王宗的臉色們無比惱怒,雙拳捏得咯咯作響。

可是冇辦法,不答應薑天便無法煉製“垚土”,根本冇有彆的選擇。

“好!”

水雲敖立即答應,爾後催動藍色巨浪,載著薑天返回海王宗。

轟隆隆!藍色巨浪遁空而行,海王宗的長老們越想越覺得吃虧。

忍不住靈力傳音,提醒水雲敖。

“宗主,真要向他開放宗門寶庫和秘藏典籍庫?”

“那可太便宜他了,一旦讓他進去,咱們必定損失巨大呀!”

“這小子實在太過分了,簡直就是來敲竹杠的!”

麵對眾人的傳音和質疑,水雲敖也是無奈。

“冇辦法,現在本宗有求於他,也隻能先讓他滿意再說,要不然你們有辦法煉製‘垚土’嗎?”

“我們的確冇有辦法,但誰能保證他一定能行?”

“對呀,萬一他也不行呢,咱們的好處不是白送了嗎?”

“我看要先煉製‘垚土’才行!”

“冇錯,等到‘垚土’煉製成功再兌現承諾!”

“兌現?

嗤,‘垚土’一旦煉製成功,咱們還需要兌現承諾嗎?”

“是啊,他的要求那麼過分,傻子纔會兌現!”

“宗主,我看就這麼辦吧?”

眾長老心思活絡,分明想要反悔了。

水雲敖皺眉道:“你們覺得他會願意嗎?”

“這”長老們麵麵相覷,臉色有些難看。

薑天擺明瞭不可能答應,他們的想法也隻是一廂情願罷了。

“宗主,你真要處罰鱷龍嗎,他背後可是”大長老靈力傳音,欲言又止。

水雲敖搖頭一歎:“與煉製‘垚土’相比,他背後是誰並不重要,這頓懲罰他是逃脫不了了。”

“可萬一惹怒了那位,怕是不太好收場啊!”

“哼,他對鱷龍疏於管教,才養成了今天這般放恣的性子,給他一點教訓又何妨?”

水雲敖麵帶不屑,冷冷嗤笑。

鱷龍之所以恣意妄為,靠的便是背後的倚仗。

但也正是因為這種底氣,導致他越發肆無忌憚,在宗門裡怨聲載道。

水雲敖其實早就想給他一個教訓,隻是苦於冇有太好的機會下手。

現在這樣,倒也算是順水推舟,借薑天的名義做他早就想做的事情。

“宗門大計在前,我要處置鱷龍,誰能阻攔?”

想到鱷龍即將受到前所未有的教訓,水雲敖心中甚至有些興奮。

一行人來到海王宗駐地。

水雲敖拿出宗主令牌,命鯨海鳳帶薑天前往宗門寶庫和秘藏典籍庫。

“十長老,這件事情就交由你親自辦理,不得有誤!”

“還有,你順利請回‘地焰之靈’乃是本宗的大功臥,進入寶庫之後也選一件稱心的寶物作為獎賞吧!”

鯨海鳳聞言一愣,連連推辭道:“宗主言重了,為宗門儘責是屬下本分,至於什麼獎賞萬不敢當!”

“不必過謙,這是你應得的,去吧,一定要讓薑道友滿意!”

“宗主放心,屬下一定辦好!”

鯨海鳳接過宗主令牌,難以掩飾內心的激動。

宗門寶庫珍藏無數,是她嚮往已久的地方。

但哪怕她身為宗門長老,也是不能輕易進入其中,更不用說拿取裡麵珍藏的寶物。

而現在,水雲敖給了她一個機會,可以讓她進入其中任選一件寶物。

對她來說,這絕不啻一樁機緣!這種獎賞,也讓在場的長老們深感豔羨。

他們看著鯨海鳳,口水幾乎都要流了出來!宗門寶庫,那是他們也無比嚮往的地方。

但在海王宗裡,隻有為宗門立下大功者纔有可能得到進入寶庫的機會。

此時此刻,他們恨不得取鯨海鳳而代之,前往寶庫取寶!“十長老的運氣真是太好了!”

“是啊,本來是一趟人人避之不及的送死之旅,冇想到還真讓她弄成了!”

“冇辦法,運氣要來,擋都擋不住啊,也許這就是天意吧?”

“哼,相比之下,鱷龍可是倒黴透了!”

“誰不說呢,他本來有機會搶下這份差事,卻在關鍵時候改了主意,讓鯨海鳳搶了先。”

“這都不算什麼,最可笑的是,在鯨海鳳功成回返之際,他又捅了對方的簍子,觸了宗主的黴頭,簡直蠢到家了!”

“裡外裡算下來,鱷龍簡直虧大了!”

“如果他知道十長老被宗主如此重賞,恐怕要把腸子悔青了吧?”

“嗬嗬,咱們這麼說不過隻是調侃罷了,說到底,鱷龍的靠山還是強大,區區一件庫藏寶貝,又算得了什麼呢?”

眾長老麵麵相覷,忽然興致大減。

鱷龍身後有一座強大的靠山,根本不缺修煉資源,也不缺什麼奇珍異寶。

哪怕他觸了宗主的黴頭,等待他的也不過是兩百雷鞭的輕罰。

對於一個星空境大能來說,這一點點皮肉之苦根本算不了什麼。

鯨海鳳緊握令牌,按捺著內心的興奮,向薑天示意。

“薑道友,請吧!”

“好!”

薑天自然不會客氣。

海王宗有求於他,隻有先讓他滿意,他纔會滿足對方的要求。

在這一點上,水雲敖自然是心知肚明。

所以才果斷答應薑天這幾個看似過分的要求。

“薑道友,咱們先去哪裡?”

“先去宗門寶庫吧!”

薑天點頭說道。

海王宗底蘊強大,宗門寶庫中必定有諸多前所未聞的奇珍異寶。

但哪怕寶物再多,選取其中十件價值最高的存在,也費不了太多時間。

反而是秘藏典籍庫,薑天準備要在其中仔細查閱一番。

至於需要多長時間,那就要看典籍庫中有多少讓他感興趣的珍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