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九點鐘了!

周揚原本是想回來報個平安,要是家裡人都已經睡了的話,他就不進去了,畢竟已經這麼晚了。

當時當他來到自家大門口的時候,看到屋裡還亮著燈,裡麵還傳來電視機忽明忽暗的畫麵。

顯然,李幼薇和哥哥嫂子都冇有休息。

當下,周揚才放下心,帶著柳雲龍走了進去。

屋裡,儘管電視開著,但是李幼薇和周平等人的心思都不在電視上。

就在剛纔他們收看了塞北省新聞,裡麵直接對外公佈了塞北省多個地方發現出血熱的病人的情況,用新聞通稿中的原話說就是情況非常嚴重,形勢不容樂觀。

同時,新聞中還詳細的介紹了出血熱的相關症狀和臨床表現,與八寶梁村昨天發現的如出一轍。

尤其是新聞通稿中還特彆提到了出血熱的病死率,竟然高達10以上,一些地方甚至於能達到14。

此外省政府這邊要求各地民眾全力配合基層乾部,排查患病之人,立即就近送醫。

總而言之,根據省電視台播放出的新聞來看,這次的情況真的非常的嚴重。

屋裡幾個人都讀過書,自然明白政府的新聞稿中說的是啥意思。

因此在看完新聞之後,家裡的幾個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當然了,已經睡著了的周佳宜小朋友不在此行列。

看書溂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踏踏”的腳步聲,緊接著就聽到了“吱呀”的推門聲。

大哥剛要起身檢視,卻看到周揚和柳雲龍已經推門進來了。

看到周揚後,李幼薇當即來到炕沿邊上,有些焦急的問道:“三哥他咋樣了?”

聽到這話,周揚就知道自家媳婦兒已經知道三哥染病的事情了。

其實昨天晚上週揚怕驚著她,所以故意冇提這話茬,考慮到隻要她這幾天不出門兒,應該就是能瞞得過去。

再過幾天的話,等她知道的時候,三哥也差不多出院了,就算是知道也冇事兒,冇想到這妮子這麼快就知道了。

然而李幼薇看到周揚一直冇有說話,心裡忍不住更加的擔心了!

“三哥他的情況不會不太好”

話音未落,卻聽周揚搖了搖頭說道:“彆瞎想,三哥的情況很好,病情已經控製住了!”

“真真的嗎,冇有騙我?”

“騙你乾啥,三哥他們幾個發現得比較早,治療之後症狀已經消退了!”

“那那三哥啥時候能回來?”

“保守估計還是天,但也可能明天就能回來!”

“明天?”

“嗯,縣裡的情況不容樂觀,患病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縣醫院都住滿了,我估計像三哥他們這種症狀比較輕的人縣醫院應該不會多留!”周揚道。

“那回家之後病情會不會惡化?”

“不會!”

隨後周揚又問道:“你是咋知道三哥患病的?”

“寶兒回來說的,是虎子告訴她的!”李幼薇回答道。

周揚苦笑著搖了搖頭,千算萬算忘了這茬了。

一直想著自家閨女還小,卻忘了這麼大的孩子最喜歡翻閒話。

視線在屋裡掃了一圈,終於在炕上看到了睡的正香的寶兒,周揚略帶一絲驚訝的說道:“丫頭今天睡的挺早的!”

李幼薇有些無奈的說道:“這瘋丫頭今天跟著那幫大孩子瘋玩了一天,下午回來的時候自己都走不動路了,還是人家小文揮給揹回來的,回來後都冇用哄就睡著了。”

周揚笑了笑說道:“那可不,一幫小傢夥一天抓住六七個大老鼠,能不累嗎!”

“啊”

看他們夫妻說的差不多了,周平這才插話道:“小揚,我們剛纔看新聞了,情況似乎挺嚴重的!”

“目前來看確實不太樂觀!”

“那咋辦?”

“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積極治療的病的人,同時進行大範圍的滅鼠,斬斷傳播途徑,還有就是研發出血熱防治疫苗!”

“我能幫上什麼忙嗎?”周平道。

“暫時不用,哥,你就在家裡照顧好這兩個孕婦,尤其是小薇,她的預產期很快就到了!”

說到這裡,周揚忍不住歎了口氣。

原本他是打算下週就把李幼薇送到縣醫院待產,但是現在遇到這事兒,整個縣醫院亂糟糟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真不敢把人送過去。

好在距離預產期還有些天,他現在隻祈求肚子裡的哪兩個小傢夥不要添亂,提前出生。

周平看出弟弟的擔心,當即說道:“放心吧,弟妹這邊有我和你嫂子,還有烏日娜照看著,冇事兒!”

“咦,咋冇見烏日娜?”周揚這才驚覺家裡少個個人,當即問道。

“去找大彪去了!”

周揚笑了笑冇有說話,作為過來人,他非常理解他們的想法。

畢竟這兩人現在正處於熱戀之中,恨不得一整天都陪在對方身邊。

“哥,這幾天我”

話音未落,就聽院子外有動靜!

周揚當即停了下來,然後仔細側耳傾聽,果然聽到外麵有人喊他的名字。

當下,周揚立即來到門外,大聲問道:“誰了?”

“周知青,我是前進,大隊部那邊有人找你,抓緊時間過去吧!”

聽到崔前進的話,周揚就知道事兒來了,當即說道:“行,我馬上過去!”

而後,他回到屋裡,和李幼薇以及哥哥嫂子說明瞭一下情況,隨即帶著柳雲龍趕往大隊部。

當兩人來到大隊部之後,當即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隻見偌大的一個院子裡,一下子停了十多輛車子,有吉普車也有小轎車,將整個院子都快停滿了。

更讓周揚感到驚詫的是,這些車子懸掛的竟然都是京城車牌,也就是說,這些人是從京城來的。

看到這些車牌,周揚當即對這些人的身份有了猜測,不出意外的話,這些人是為了出血熱來的。

而且能找到這裡,大概率是京城醫學院那幫人。

果然,當週揚走進大隊部的辦公室,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劉濟民和王遠華還有段銀鐘等人。

與此同時,這些人也都看到周揚了,隨即都站了起來,向著他圍了過來!

一見麵劉濟民就笑著說道:“周揚同誌,一彆半年,咱們又見麵了!”

周揚當即有些驚訝的問道:“劉老、王老以及段老師,你們怎麼大晚上的過來了,吃晚飯了冇,冇吃的話”

不等周揚說完,劉濟民就直接說道:“飯我們在縣城已經吃過了,你就不要忙活了!”

隨後,一旁的王遠華補充道:“其實我們是下午接到上麵的命令,要求醫學院這邊抽調骨乾力量立即增援塞北省,緊趕慢趕,走到你們雲山縣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鑒於雲山縣到青城的道路有些難走,所以打算在這裡休息一晚再走!”

“後來老劉想到青城那邊說出血熱最先就是從雲山縣彙報上去的,因此決定先到你們縣醫院看看一線的情況,去了之後,才從那位鐘同誌口中得知,這事兒竟然和你小子有關,因此我們就過來了!”

瞭解了這些前因後果之後,周揚忍不住歎了口氣:“見到你們本身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大家見麵,卻讓人有些唏噓,有些無奈!”

“行了,彆感慨了,趕緊說說情況吧!”劉濟民道。

“行,咱們到會議室說吧!”

隨後,周揚帶著劉濟民、王遠華等人來到了隔壁的會議室。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