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夜擎道:“我是想逼你把孩子打掉,但事實上呢,我冇有這麼做。我要真的夠狠心,這三個孩子,冇有一個能生下來。”

雲淺:“那我真該謝謝你一念之差的心慈手軟,否則,如果讓你知道,你親手打掉的,是自己的親骨肉,你會後悔嗎?”

司夜擎緘默了。

雲淺道:“我當初之所以離開你,逼你離婚,是不想和你再這麼無休止地糾纏下去。到後麵,我騙你離婚,用了那樣的手段說了那麼多言不由衷的話,也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我不敢拿團團的命做賭注。”

司夜擎怔了怔。

事到如今,他還是不願意相信,從小一起長大的那個單純的小女孩,會這樣惡毒,不擇手段。

雲淺道:“我知道你不信。所以,我當時才選擇離開你!司夜擎,隻有愛過,纔會恨,我恨你,是因為我愛過你。狠心離開你,也是因為對你徹底寒心了!”

司夜擎問:“現在呢?”

雲淺輕描淡寫道:“不愛了,也不恨了。其實早在五年前,我就不恨你了,或許是因為真的把愛放下了,所以不會恨了。”

司夜擎聽著她雲淡風輕的語氣,這一刻,他隻覺得心如刀絞。

好一句“不愛了,纔不會恨了”。

這句話,突然讓他意識到,他這麼恨她,或許,他也曾愛過她。

曾......?

可直到現在,他仍愛著她。

所有人都說他是個薄情的男人,但事實上,他對任何事任何人,都很薄情狠辣,但他一旦愛上一個人,就會從一始終,愛一個人到底,不死不休。

這是他致命的偏執。

愛,是痛苦的。

愛越深,恨才越會刻骨銘心。

他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愛上這樣一個女人,他記不起來,他是何時對她動了心,動了情,在不知不覺中,淪陷進去,她卻能輕飄飄地抽身而退。

或許,她比他更薄情吧!

他纔會那麼恨她!

司夜擎突然覺得有點心酸,但他從來都剋製力很好,將眼底所有落寞的情緒,全都掩蓋地很好。

雲淺道:“其實,之前你和我提複婚,我一直很好奇,你為什麼要和我複婚?如果是為了孩子,關於孩子的撫養權,我們不是已經協商好了嗎?”

司夜擎突然扭過臉,不想說話。

她竟然會覺得,他想和她複婚,是為了孩子,為了身為父親的責任感!

雲淺見他臉色肉眼可見的陰鬱下來,也不想再和他做無效交涉了:“你現在送我到華洲君庭。”

司夜擎問:“你去見誰?”

雲淺道:“你這算查崗嗎?”

司夜擎道:“我冇有權利過問嗎?”

雲淺沉默良久,驀地道,“我去見繁星。”

司夜擎道:“以後和那種女人少來往。”

雲淺有些生氣了:“‘那種女人’?什麼叫‘那種女人’?你對我好閨蜜有什麼偏見?”

司夜擎:“你冇看新聞?有人爆料,她是紀霖崠包養的情.婦。知人知麵不知心,你怎麼知道,她是不是那種為了謀求上位不擇手段的女人?”

他怕她被人賣了,還給彆人數錢。

雲淺失笑:“與其擔心繁星是那種女人,你倒不如管好你的白顏!她纔是真的那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毒婦!她現在人呢,躲到國外去養胎了?彆忘了,我警告過你的,要是白顏把孩子生下來,我的孩子,你一個都彆想認!”

司夜擎道:“你就非要和我這樣陰陽怪氣地說話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