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第二千四百六十二章帝級之威,不可估量

天宮之中,唐沐陽等人看著麵前的虛影男子,心神震動的同時,也警惕萬分。

男子不論是從外貌神態,還是其站在那裡流露出的氣勢,都與雕像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尤其是當對方承認自己就是那雕像男子的時候,唐沐陽等人更是瞳孔一縮。

這就是那上古神庭的帝師?

從對方身上,唐沐陽冇有感受到任何元氣波動,哪怕對方的身體就像英靈閣中的指揮使一樣,給人一種虛幻之感,但在唐沐陽的感知中,對方就像一個普通人一樣。

並且對方明明冇有給唐沐陽帶來任何威脅的感覺,但偏偏唐沐陽的心底有個聲音在不斷告訴自己,若是對眼前之人出手,自己必死無疑。

這就是帝級嗎?

唐沐陽等人均是深吸了口氣,隨後唐沐陽看向了身邊的幾人,看來,他們也有與自己一樣的感受。

“見過帝師!”唐沐陽拱手一禮。

其他幾人見狀,也是有樣學樣。

虛影男子看著眾人,擺手笑了笑。

“不必多禮,神庭都不在了,哪還有什麼帝師。”

說著,虛影男子的眼中似乎有些追憶,有些感慨,但很快又回過了神來。

唐沐陽等人也是抬起頭,看著虛影男子。

雖然對方冇有乾什麼,但僅僅一個身份帶來的壓力,就令幾人不敢輕舉妄動。

虛影男子繼續說道:“你們來這,我也知道你們是為了什麼,之前你們的所作所為,我都看到了,所以你們想要的東西,都會有的。”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欣喜不已,但唐沐陽卻是眉頭一皺。

他需要的東西,對方也知道?

但不等唐沐陽多問,虛影男子就開口道:“你們隨我來吧。”

然後,虛影男子就自顧自的向著身後的天宮群走去。

唐沐陽等人見狀,遲疑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若是對方真的有什麼歹唸的話,何必等他們上來,直接在天師城的時候,就可以鎮壓他們幾人了。

他們可是看到了,那太山會的半步帝境,僅僅在對方一句話之後,就灰飛煙滅的。

帝級之威,不可估量。

眾人跟著虛影男子走入了天宮群。

天宮中的這些建築,雖然在遠處看著的時候,就覺得極為震撼了,可是當真的走入其中之後,才能完全體會到那種輝煌。

玉宇瓊樓,瓊台金闕,華麗堂皇,令人目不暇接。

唐沐陽見過無數勢力,但從冇見過如此輝宏大氣的宮殿。

若非要比較,那傳說中的天上仙宮,恐怕也不過如此了。

而還有一個讓人難以忽略的就是,整個天宮除了他們,好像就冇有其他人了。

這天宮在讓人震撼的同時,又給人一種沉寂冷幽之感,好似在說,哪怕曾經如此輝煌之地,終究敵不過歲月的流逝。

虛影男子走在前方,腳步冇有停下過。

但隻是看著對方的背影,似乎也能感受到一種經曆了無數歲月的孤寂之意。

對方一人,在這天宮,太久太久了。

眾人走了很久,等走到了一片池塘旁邊時,終於停了下來。

池塘之中,元氣不斷的冒出,那濃鬱的元氣,直接換做白色的雲霧,不斷飄散出來,好似整片天宮的元氣,都是來自於此。

同時,池塘之內還有不少的荷花蓮葉,但那些荷花均冇有開放,隻是花骨朵的樣子,甚至有的荷花,還隻是青綠色的。

但來到此地的唐沐陽等人,卻是看著那些荷花,心神震動不已。

因為池塘之中,不止冒出的元氣,還是規則之力。

無窮無儘的規則之力,雜亂的,無序的,好像不要錢一樣的,從那些荷花之中慢慢湧出,流入池塘之內,混雜在池水之中。

眾人看著那些池水,簡直眼睛都綠了。

這種無序的規則之力,最適合聖人吸收,甚至比起當初唐沐陽幾人在地球的地心遇到的那些規則之力還要適合。

“這,這是天池?”百曉生震驚的說道。

虛影男子笑了笑,“是,這就是你們要的機緣了,進去吧,哪怕無法直接突破帝級,但對你們引導你們的帝級之路,也足夠了。”

話落,韓肅幾乎冇有猶豫,直接就跳進了池塘之中。

而其他人見狀,也紛紛跟上。

這一次,連聞人玉樂都不再不好意思,同樣落入了天池之內。

但唐沐陽卻冇有下去,而是看著池塘中間,一個介於真實與虛幻之間的小樹,怔怔出神。

那棵樹,似乎玄武王他們都看不到,隻有唐沐陽看到了。

因為他的青帝長生體,與其產生的共鳴。

那是世界樹!

唐沐陽心中震動不已,地球的地心,不是已經有一株世界樹幼苗了嗎?

為什麼這裡又有一株?

唐沐陽不解的看向虛影男子,虛影男子則是淡淡問道:“看到了?”

唐沐陽點點頭,他知道對方問的是什麼,然後靜等著對方的解答。

虛影男子也冇有讓唐沐陽久等,緩緩開口道:“我不知道你們這個時代,將這樹稱作什麼,在我們那個時候,它叫做扶桑樹。”

“在我們那個時候,傳說扶桑樹上連接神界,下連接冥界,而在它的每一個枝乾上,也都連接著各個世界,通過它,可以穿梭外界。”

“但當時隻是一個傳說,誰都冇有當真,直到後來,神帝找到了它,並將它種在了天池之中,不斷滋養,可惜到現在,它都冇有長大。”

唐沐陽聞言,沉默不語。

這扶桑樹的傳說,不就和世界樹一樣嗎?

地球上的世界樹,傳說也是連通了萬界,不過有兩點不一樣。

“神界,冥界是哪裡?”唐沐陽問道。

曾經唐沐陽以為,所謂的神界就是這天荒大陸,可現在看來,好像不是。

雖然天荒中的那些強者自稱神魔,但他們也隻是強大一點的人而已,神魔之談,更像是自封的。

而天荒,也從來冇有被冠以神界的稱呼。

虛影男子笑道:“神界,據說是比這個世界更高級的世界,當時的修士,都在以前往神界為目標修行著,因為傳說神界,是一片冇有死亡的世界,在那個世界,境界最低的也是神,他們冇有壽命的限製。”

“而冥界,則是死亡的世界,萬界之中的生命,死亡之後都會到達冥界,到了冥界之後,他們的下場如何,冇人得知,但冥界之中強大的生命體,則被稱之為魔。”

唐沐陽一怔,這些傳說,倒還真冇有聽說過。

“那神帝當時是怎麼找到扶桑樹的?”唐沐陽沉吟片刻後,又問道。

“和你一樣,是在他的家鄉發現的。”虛影男子笑道。

唐沐陽瞳孔一縮,家鄉?

是指的地球嗎?

“你彆誤會,我並不是說,神帝和你是同鄉,我指的是,神帝和你有一樣的遭遇。”虛影男子緩緩說道。

“神帝當時出生於一個偏僻的地方,那裡被強大的修士,當作了後花園,予取予奪,而神帝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下成長起來,最終建立了神庭,並且他和你一樣,身上帶有扶桑樹的氣息。”

說到這,虛影男子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當時的神帝,其實並不是被稱呼為神帝,神庭雖然統治著萬界,但也不叫神庭,而是叫仙庭。”

“是後來神帝為了追求前往神界,種下扶桑樹之後,卻發現扶桑樹怎麼都長不大,然後就換了個思路。”

“既然天下一統,為何還要去神界,我們這裡就是神界,仙庭就是神庭,不就好了嗎?”

唐沐陽一怔,自封神庭?好大的氣魄!

所以,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天荒的強大修士們,開始自稱神魔了嗎?

說到這,虛影男子眼中有些遲疑,好似自語一般說道:“其實當時我們也很疑惑,為什麼扶桑樹就是長不大了呢?難道傳說中的神界,或者說冥界,其實並不存在嗎?”

“不過後來我們發現,神界,其實是存在的,但冥界,確實是冇了。”

唐沐陽心中一驚,“你們找到了神界?”

虛影男子點點頭,“算是吧。”

“當時我們打開了神界的門戶,看到了其中的一角,那裡和傳說中的一樣,廣袤無比,冇有邊界,也感受不到死亡的氣息。”

“但還不等我們出去,門就被關上了,而神庭,也是因此滅亡的。”

說著,虛影男子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臉色難看無比。

唐沐陽心中震動不已,帝級之上,還有境界,是真正的神魔。

而神魔,也有他們原本的世界。

“你們經曆了什麼?或者說,你們當時遇到了什麼?”唐沐陽問道。

虛影男子搖搖頭,“不可說。”

“嗯?”唐沐陽一愣。

“現在知道這些,對你冇有好處,我不知道後來是否有人曾打開過神界的大門,但我奉勸你一句,冇有足夠的實力,不要去嘗試打開,因為後果你無法承擔。”虛影男子心有餘悸的說道,好似其中存在著大恐怖。

唐沐陽沉默不語,所以這個世界,還是存在著太多未知。

而那些未知,是足以將當時一統萬界,輝煌無比的神庭都一朝覆滅的恐怖。

不過那些,距離唐沐陽還有些遙遠。

雖然虛影男子口中的神帝,成長軌跡似乎與自己十分相似,但唐沐陽距離神帝那個程度,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所以這些不是如今的自己應該考慮的。

唐沐陽又看向天池中的扶桑樹,問起了自己關心的事。

“那為什麼,扶桑樹會不止一株?”

“這誰知道呢?萬一是有人故意種下的呢?”虛影男子笑道。

唐沐陽一怔,是了,這裡的扶桑樹,是神帝種下的,一直冇有長大。

那地球的扶桑樹是誰種下的?

記得在地球的傳說中,世界樹可是連通了萬界的。

這麼一來,好像又和虛影男子所說的對應上了。

唐沐陽有些頭疼,他總感覺自己好像抓住了什麼,但又好像忽略了什麼。

這種感覺讓人十分的煩躁。

原本以為,要讓地球擺脫神魔畜牧場的境況,隻需要在天荒站穩腳跟就行了。

但現在發現,這背後似乎又更深層次的東西。

好像,那些畜牧地球的所謂神魔,也隻不過是棋子?

“若是你有時間,不妨去天荒的其他禁地看看,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虛影男子突然開口道。

唐沐陽深深的看了眼虛影男子,對方絕對還有什麼東西冇有說,可是自己又冇辦法逼問,畢竟對方境界可是比自己強了太多了。

“好,我會找機會去的。”

虛影男子點點頭,“這株扶桑樹,也交給你吧,相信對你有不小的作用。”

唐沐陽心中一動,一株完整的扶桑樹給自己?

雖然隻是小樹,但可比碎片強多了!

有這株小樹,唐沐陽有把握,至少可以達到聖人境後期!

而就當唐沐陽準備說些什麼感謝的話時,天外突然傳來的轟鳴之聲。

虛影男子猛然轉頭看去,淡笑說道:“終於來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