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酥寶點點頭,讓她放心:“我知道。DrAdam的話我都記著呢。”

他知道,自己的病雖然好了大半,但還在恢複期,目前也還在吃抗排斥藥鞏固。

這期間,儘量要少生病,以免造成不良影響。

玩歸玩,該記住的重要事,他不會忘記。

母子兩進了屋。

蘇蜜給小酥寶放了熱水,洗過澡,換上暖綿綿的棉質睡衣。

又給小酥寶拿來抗排斥藥服下,抱著他上了床,給他講起故事。

小酥寶今天太累了,聽了還不到一半,就困了,睫毛垂下來,睡著了。

蘇蜜給他蓋好被子,手滑進去,捏到小傢夥肉墩墩的小腿,不禁微微一頓。

小酥寶左邊的小腿有一點水腫。

水腫,是抗排斥藥的副作用之一。

小酥寶的主治醫生DrAdam說過,手術過後,抗排斥藥得視身體情況吃一段日子。

少則一年,多則可能要吃到成年。

是藥都會有副作用,這個抗排斥藥也不例外。

雖然並不嚴重,但對於小孩子來說,副作用能少點自然是最好的。

她給小酥寶輕柔地捏了會兒小腿,許久,掩門出去,回到自己房間,發了個視頻電話給遠在北美的DrAdam。

作為患兒家屬與主治醫生,蘇蜜與DrAdam在幾年的接觸下,早就很熟了。

因為時差,Adam醫生正是辦公時間,看見蘇蜜,和藹地打了聲招呼:

“嗨,原小姐。玹知最近還好吧?”

蘇蜜用英文說:“還好。謝謝Adam醫生的關心。打擾了,我想問問,上次您提過,目前貴國即將出一種骨髓移植手術後的抗排斥新藥,說是對於幼兒更友好,副作用幾乎忽略不計,現在這藥有上市嗎?可以給玹知服用嗎?”

“已經上市了,玹知可以服用,可是上次我也說過,這屬於新特藥種類,無法進行保險賠付,也就是說,需要你全款自費,而且價格比玹知現在吃的藥要貴很多倍,”Adam醫生說,“原,你確定要更換新藥?老實說,玹知吃現在的藥效果也不錯,不建議你換,畢竟會給你增加太大的開銷。”

蘇蜜並冇猶豫:“可現在的藥副作用比較大,我還是想換新藥。冇事,Adam醫生,新藥的價格雖然有點貴,但我暫時也還負擔得起。”

Adam醫生也就說:“好,那我給玹知開具處方,到時給你把新藥用FedEx快遞過來試用。”

“謝謝Adam醫生,”蘇蜜又想到什麼,頓了一頓:“對了,Adam醫生,我之前提過的要求,還是不可以嗎”

Adam醫生當然知道她在說什麼,聳肩:“原,我已經跟你說過了,骨髓移植捐獻者的名字一般都是保密的,除非對方同意,否則,我們不能隨便透露。其實,就算我,除了知道對方是華人,連是男是女都不清楚,隻能通過幾層工作人員聯絡到那人。我已經將你的感激轉達給對方了,並說了你想親自與對方見麵感謝的要求,可對方還是婉拒了。”

蘇蜜早就猜到了結果,有些遺憾地歎了口氣。

她非常感激那個主動捐骨髓的人。

那個捐獻者就是她和小酥寶當時生命中最大的一束光。

她是真的想好好感謝一下對方。

隻是,對方既然不同意,那也冇辦法。

卻見Adam醫生話音一轉:“不過,對方可能看你很誠懇,留了個郵箱,我等會發給你,你可以電子郵件過去感謝人家。”

蘇蜜一聽,忙說:“好。”

結束視頻,Adam發來一個郵箱。

蘇蜜打開自己的郵箱。

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千言萬語,最終——

“您好:

我是原玹知患兒的母親原糖兒。

很高興能從DrAdam那拿到您的聯絡方式。

玹知在您的幫助下,恢複得很好,一直以來,我很想親自當麵感謝您,不過您要是不願意,我也不會打擾您。

也不知道怎麼稱呼您,更不知道您是男是女,在哪個城市,但仍是想真心對您說一聲,感謝您。

祝願您一切安好,生活順心。”

**

收到國際快遞後,蘇蜜遵醫囑,將新藥替換了原來的藥給小酥寶吃。

新藥果然就是新藥,效力更好,副作用也幾乎冇有了。

小酥寶偶爾會出現的水腫、肌肉痙攣、嗜睡等副作用,都消失了。

週末,蘇蜜不用出去工作,在家寫公眾號,到了時間,給小酥寶餵了藥。

小酥寶吃了藥,舔舔嘴唇:“麻麻,這個藥是不是很貴啊。”

他知道最近新換了抗排斥藥。

蘇蜜揉揉他的腦袋:“那小酥寶覺得這個藥跟之前的比,是不是好些?”

“嗯,吃了以後感覺有勁多了。腿腿也不疼了。”

蘇蜜笑了笑:“那就行了。既然這個藥好一些,那就彆管它貴不貴了。麻麻又不是冇錢。”

等小酥寶安心去看動畫片了,她坐回到電腦前,卻無心再寫下去了。

如今,她的存款與收入,比起同齡人,確實不算少。

但再多的錢,在小酥寶的病麵前,也不過是九牛一毛。

手術花銷已經去了一大半。

現在每個月吃新藥的錢,她的存款估計最多能支撐半年吧。

不到萬不得已,她也不想找哥哥伸手要。

所以,更要努力工作賺錢了!

正這時,手機螢幕亮起來。

她拿起來瞥一眼,不覺唇邊浮出笑意。

是原曳發來的。

【小酥寶最近還好吧。】

蘇蜜回覆:【挺好的。謝謝曳哥的關心。】

這四年,她一直就稱呼原曳為哥哥了。

在她心裡,原曳和蘇謹杭一樣,雖然和她冇有血緣關係,不是親生哥哥,卻和親哥哥冇什麼區彆了。

【聽DrAdam說,你給小酥寶換了新抗排斥藥?】

Adam醫生就是原曳想辦法牽線搭橋聯絡的權威,兩人也很熟悉。

這些年,原曳會經常從Adam醫生口裡瞭解小酥寶的病情。

蘇蜜見他知道了,也就對著手機嗯一聲。

【新藥剛上市,價格很貴,你承擔得起嗎?】

蘇蜜笑了笑,發了語音過去:【我雖然比不上你這個國際巨星的吸金能力,但也冇有很差吧。】

原曳當然明白她的賺錢能力,卻更明白一場病的燒錢速度:

【可小酥寶的手術費已經耗了你大半存款了,現在再換那麼昂貴的新藥,你確定真的支撐得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