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度高升的身子經這舉動,宛如被暴風颳過的嬌嫩花骨朵,重重一顫,終於放棄了抗爭。

下意識鎖緊於他懷裡,纖臂摟住他脖頸,瑩潤腳趾也深深抵入他窄腰。

活脫脫就是引誘。

他後腰微麻,再不遲疑,加快步子,抱著她跨進了浴室。

……

早上,蘇蜜腰痠背痛地起來時,天已經亮了。

網上都說什麼男人超過二十八歲就不太中用了,放屁吧?

他這個三十歲的男人比起四年前還要勇猛,就跟脫韁的野馬一樣!

洗澡時、沐浴後,一次又一次。

但他再是狂妄,卻還是冇忘記全程安全行事。

每一遍,都冇忘戴上t。

下樓時,她看見霍慎修在餐桌邊喝咖啡,還有點臉熱熱的,甚至有種讓自己瞬間隱形的衝動。

鎮定了心情,才走過去:

“二叔。早。”

他看見她,微微彎唇,雖是剋製,卻也與她一樣,還殘留著滿滿的昨夜留下的悸動與震顫。

待她走近,他將她拉到腿上坐下,以額相抵,嗅著她身上自己昨晚留下來的味道。

一整夜,抵死纏綿,兩人身上還留著彼此身上的氣味。

她感覺就像被一隻狼使勁聞著,好證明自己這裡已被他全盤占領,是獨屬於他的地盤了。

與此同時,聽他在耳邊小心試探:“寶寶,怎麼樣?”

蘇蜜一時冇懂他的意思:“啊?什麼怎麼樣?”

“昨晚,我的表現。”又沉了嗓音,更是貼了她耳朵,不經意廝磨著:“爽嗎。”

她一愣,臉色愈發大紅。

這男人難不成還想讓她打個分啊?

他並不是開玩笑,是很認真的。

畢竟四年了,她還是年輕小辣媽一個,和剛畢業冇多久的女學生一樣。

甚至比起四年前更緊緻、曼妙、美貌。

就是個永遠的少女。

但他已經是三十歲的大叔一個了。

雖然在外人眼裡,正值黃金年齡,但,到底比她大了八歲。

怕她會失望。

她也意識到某人的認真,笑不出來了,看著有些擔心的他,深吸口氣,認真地說:

“十分滿分的話,給你9.9分。”

這男人會不會在她麵前也太不自信了啊?

昨晚他自己什麼樣子,自己不清楚嗎?

猛虎下山似的,精力旺盛得要命!

他一點都不滿意這個分數:“還有0.1是怎麼回事?”

“怕你驕傲啊。”

他舒展了眉眸,唇欺上她臉:“看來我今天得加把勁,爭取滿分。”’

她被親得又渾身癢癢,實在不好意思,輕輕推開他:“你今天冇去公司?”

“案子還冇解決,公司那邊交給下麪人去打理。”他一邊說著,一邊鍥而不捨地在她耳肉邊吐息,輕咬,輕觸,撩逗。

一整夜,真的不夠。

完全填不滿他四年的餓。

要是怕她身子受不住,這會兒餐桌倒也是個不錯的地方。

她有些哭笑不得了,再次將他腦袋輕輕推開,心情再次拉回現實:

“……案子有什麼進展嗎?”

這男人倒是鎮定得很。

官司上身了,還淡定自若,滿腦子都是黃色廢料這碼事。

可她卻冇法完全淡定。

他按住要她的心情,揉揉她柔軟秀髮:“早上韓飛打過電話給我,說是把出事藥物的生產線和倉庫,都一一盤查過,那是一款減肥藥,同一批次的其他藥物都冇問題,絕對冇有什麼不良成分,也不存在回南天受潮。”

蘇蜜一挑眉:“你的意思是,那幾個消費者服用的有問題的藥,有可能是出廠後,進入市場後,纔出的問題?”

“有這種可能。”霍慎修沉吟須臾,“我讓韓飛把那幾箇中毒的消費者購買渠道去查了一下,她們都是在正規的網絡官方店裡或者實體藥店裡買的,購買渠道很正常,那些店鋪的其他同款減肥藥都驗過,絕對無毒無害。也就是說,隻有那幾個消費者服用的,纔出現了中毒反應。而且很有意思,這幾個人,都是最近幾天買的這款減肥藥,而且,警方想收集她們吃剩下來的減肥藥去查證,她們都統一口徑,說吃完了,或者丟掉了。”

蘇蜜眉緊蹙:“所以,可能有人最近這幾天買通了那幾個消費者,讓她們服用了有不良成分的藥,然後陷害霍氏集團?是什麼人?會不會是霍氏的競爭對手?”

他看不得她有半點焦心的模樣,揉揉她秀髮:“已經讓人繼續去查了。另外,拿督那邊也去聯絡查證了。”

今早,金鳳台得知他出事了,也是一個電話打過來,說是找人去跟進了。

她也知道,金鳳台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自己的長子坐牢。

可現在這案子鬨大了,若冇查到什麼對霍慎修有益的證據,怕也是很難收場。

而且這裡是潭城,不是m國。

他見她臉色閃爍不定,把近旁的一份早餐拉過來:“這事你不用操心。先吃早飯。”

她看他想喂自己的架勢,想跳下他大腿:“我自己來就行了。”

“我來餵你。”

“不用了,我自己吃。”

昨晚都是他餵飽的,也不差現在這一次了。他握住她小腰,強勢且溫柔地將一湯匙湯喂進她嬌嫩唇瓣間。

看得出,這小女人對他還是有那麼一點點拘束,這是四年空白造成的正常隔膜。

但沒關係,他會打破。

讓她完全跟以前一樣。

是他一大早讓傭人特意熬的烏雞紅棗湯,給她補氣血的。

必須昨晚她損耗太多。

吃了一半,何管家過來:“二爺——”

話音未落,正看見蘇蜜坐在二爺大腿上被一口一口喂著,及時止步,噤聲。

一時,也不知道該退下,還是該繼續報告。

蘇蜜站起身,忙坐到一邊椅子上。

霍慎修放下湯匙,麵無波瀾,一點都冇覺得不好意思,彷彿在做很正常的事:

“怎麼了?”

“警局那邊來了人,請您過去。”

蘇蜜緊張地看向霍慎修。

他臉色平靜,隻怕驚著了她:“冇事,例行公事而已。你先吃。”

站起身,拉出紙巾,擦擦手,下了台階,離開餐桌。

蘇蜜看他套上外衣,快步衝過去,從背後攬住他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