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先生:

您好。

小酥寶一直就很想見您,我也想當麵跟您道謝。

不知道有冇有機會跟您見一麵?

您放心,隻是請您吃一頓飯。

我可以帶著小酥寶去您那邊,不會耽誤您。

吃完飯我們會離開,也不會打攪您的生活。

祝安好。】

直接問是不是她的家人。

太直接了。

怕把人家嚇跑。

還是先委婉點。

郵件顯示發送成功。

她籲了口氣。

接下來,就隻能等待回覆了。

小酥寶這纔好奇地爬過來:“麻麻在跟z伯伯發郵件嗎,說了什麼?”

蘇蜜輕聲說:“麻麻現在的哥哥,不是親生哥哥,現在的姨媽,也不是親姨媽。麻麻之前告訴過你。還記得嗎。”

小酥寶點頭:“嗯,記得。不過在酥寶心裡,他們跟親的一樣。”

蘇蜜摸了摸他的腦袋:“現在,你爸爸在幫媽媽找家人。媽媽可能要找到親生家人了。那位給你捐骨髓的z伯伯,……有可能是媽媽的家人。”

小酥寶這才明白她為什麼剛纔那麼激動,還給z伯伯發郵件。

“所以麻麻現在跟z伯伯發郵件,是想跟他見麵嗎?”

蘇蜜點點頭。

小酥寶有些興奮。

如果那個給自己捐骨髓的z伯伯,真的是麻麻的親人。

那也不知道是自己什麼人。

外公?

還是舅舅?

或者是表哥之類的?

好期待哦。

****

霍氏旗下藥企一事,金鳳台怕這事被人做文章,又牽涉到最近本來就風波連連的拿督府,弄得雪上加霜,帶著厲承勳先回m國了。

就算實在捨不得剛見麵的小孫子,也隻能暫時離開。

不日,案子上庭,有了結果。

因為霍氏集團撤訴,加上是自首,苗優判了五個月監禁,就在潭城監獄服刑。

蘇蜜冇有食言,去探望過,又儘所能打理了一下,儘可能讓苗優在裡麵的幾個月生活得好點。

當天探監剛回去,她手機震動了一下。

來了一封新郵件。

她知道是z先生髮來,激動地點了進去。

【原小姐:

來信收到。

非常抱歉,我分不開身,冇法跟你和小酥寶見麵。

你們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真的冇必要特意見麵道謝,我心領了。】

蘇蜜一顆心跌下來。

雖然這是預料中的結果。

但還是很失望。

可人家都拒絕得這麼直接了,她也不好再強人所難了。

她發了條微信給霍慎修:【z先生回郵件了,他不願意跟我們見麵╮(╯▽╰)╭】

那晚,她發現z先生院子裡的銀杏樹,居然和董銘暉記憶裡自己原生家庭的銀杏樹是一樣的,第二天就告訴了霍慎修。

霍慎修也知道了,前兩年給小酥寶捐獻骨髓的人,目前在和蘇蜜郵件聯絡。

霍慎修的電話很快打來了。

他光看微信上的表情包,都感覺得出蘇蜜的失落,沉聲:“你把那位z先生的郵箱地址告訴我,我來跟他聊聊?”

“彆,z先生本來就不想曝光,願意跟我郵件聯絡已經不錯了,要是我把他的郵箱地址告訴彆人,他可能會生氣,覺得我不尊重人,再說了,我也不想再給他施壓。”

霍慎修眯眸。

也是,萬一惹了那個捐獻者的不高興,再不跟蜜蜜聯絡了,怕是會適得其反。

他安慰:“那就慢慢來。隻要你跟他繼續聯絡,總有一天會說服他,讓他願意見你和小酥寶。”

蘇蜜卻冇那麼樂觀:“我看不會了。”

“為什麼?”

“我懷疑,z先生早就知道我和他有血緣關係,纔會暗中給小酥寶捐骨髓,不然哪會那麼巧?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他雖然找到了我這個親人,卻不想認我。既然如此,無論再過多久,他都不會見我的。”

霍慎修沉吟片刻,說:“其實,你要是一定想和那位z先生見一麵,也不一定非要他答應。”

蘇蜜頓了頓,明白了他的意思:“二叔,你的意思是……找我哥幫忙?”

蘇謹杭是網絡大神。

通過z先生的郵箱地址鎖定ip,知道他的定位,從而找到他,這應該不算什麼很難的事。

霍慎修嗯一聲。

蘇蜜這幾天其實也不是冇考慮過找哥幫忙,隻是又怕用這種強硬的方式找到z先生,對方會不高興,還是想著先等他的回覆郵件再說。

今天終於等到了拒絕的回覆,再聽霍慎修這麼提議,她冇再猶豫了:

“好,我去找哥。”

……

兩天後,蘇謹杭打來電話,讓她來一趟漢基,取回筆記本。

兩天前,蘇蜜將自己和z先生通訊的筆記本電腦給了蘇謹杭,讓他去調查。

進了辦公室,蘇蜜就迫不及待:“哥,怎麼樣了?”

蘇謹杭看著她,表情有些嚴肅,一時冇說話。

“怎麼,是查不出來?z先生是不是隱藏了ip”這是她能想到的不好的結果。

蘇謹杭搖頭:

“如果是隱藏ip,就算藏得再好,我也能想辦法破解。但這位z先生,每一次給你發郵件的ip地址都不一樣——”

“有時是在歐洲國家,有時是在美洲國家,還有幾次甚至在非洲部族國家,根本無法確定到精確位置。”

“他應該就是生怕你會從他的郵箱ip鎖定他的位置,纔會掛不同國家ip來給你發郵件。”

“看來,這位z先生真的是不想你找到他。”

其實,這個結果,蘇蜜也不意外。

隻是冇想到z先生為了不讓她找到自己,防範得如此厲害。

她接過電腦:“謝謝哥了。”

蘇謹杭不解:“這個z先生,如果真是和你有血緣的家人,既然找到了你,還默默關注著你和小酥寶,為什麼卻又不想跟你見麵?還真是搞不懂。”

不僅是哥搞不懂,她也是。

但正因為如此,反而更加激起了她對親生家庭的好奇。

隻是……

看現在這個情況,z先生就是不願意見麵……

這次的尋親,怕是暫時陷入了死衚衕。

**

可能是因為z先生拒絕了見麵,接下來的幾天,蘇蜜做什麼事都心不在焉的。

這天剛試鏡回來,已是傍晚。

她一進屋,冇像往常那樣聞到餐桌飄來的香氣,倒是有些好奇。

按理說,這個時候,華園這邊的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又冇看見小酥寶像往常那樣聽到動靜跑過來,喊了一聲:

“荷姐,小酥寶還冇放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