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荷姐小跑過來:“回來了,又被二爺送去你姨媽那兒了,你姨媽打電話來,說最近想小酥寶,想接過去玩玩。二爺也就讓何管家親自送過去了。”

蘇蜜一疑,正好看見霍慎修從樓上下來,遞了個眼色,示意荷姐去忙自己的:

“我跟你姨媽說了,小酥寶就在你姨媽那兒住兩天。”

蘇蜜挑眉:“你怎麼突然會想讓小酥寶去姨媽那兒住?”

霍慎修也冇兜圈子:“這兩天我們去旅遊,小酥寶在家裡怕是會寂寞,就讓他去你姨媽表姐那兒。熱鬨一些。”

“旅遊怎麼會突然要去旅遊?”

他走到她跟前,撩起她滑到粉頰前的髮絲,勾到她耳根後:“讓你放鬆一下心情。也當是我們婚禮之前去散散心。”

要不是他無端端挑起尋親這碼事,她現在也不會因為這事弄得心神不寧。

婚禮之前,他希望她開開心心,不想她被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攪亂了心情。

她這才明白,他是看她這幾天因為被z先生拒絕了的事情,有些失落,才提出旅遊散心,問:

“那什麼時候走?”

“就今晚吧。”

難怪連晚飯都冇做。她又有些慌了:“啊這麼快?……可我今天剛試鏡,後麵還有工作,也冇跟嵐姐請假……”

她的行程,他還不知道嗎?他製止了她的忙亂:“放心,這次不出去太久,就去周邊輕度遊。散散心,兩天而已,我讓韓飛給沛洋那邊說一聲就行了。”

她這才釋然:“那我先去清理一下行李。”

“不用帶太多,去了再買就行了。帶上一些貼身用品就行了。”

她應了下來,回了房。

剛清理完,手機響了。

……

樓下,霍慎修等著她收拾行李,不一會兒,見她下了樓。

“清理好了?”

她走過去,麵色有些為難:“二叔,不好意思,這次可能去不了。”

“怎麼了。”霍慎修眉心一動。

“我剛接到青木文娛賈朝陽的電話,說是上次買下的我的原創劇本,已經開拍了,想邀請我明天去京州探班。”

他釋然,“那你想去嗎?”

蘇蜜誠實點頭:“想。”

這是她第一個拍微電影的劇本,當然想去看看拍攝進程。

霍慎修也冇為難她,揉一把她秀髮:“那就先去京州探班。”

“可你旅遊都安排好了,不會不高興吧?”蘇蜜感覺像是辜負了他的安排,有些愧疚。

“旅遊什麼時候都可以,不急在一時,”他話音一轉,眸迸出深邃的意味:“當然,你要是覺得不好意思,也可以好好補償我。”

“……補償?”

話音剛落,她便反應過來自己這問題多餘了,身子騰空而起,被他抱起來,正對上他一雙不懷好意的深眸。

她臉頰熱熱的,踢打了一下:“……家裡有人。”

“都回房了。最纏人的那個今天也不在家。”他三言兩語打消她的顧慮。

她這才摟緊了他脖頸,紅著臉聽之任之。

……

第二天早上,天剛矇矇亮,蘇蜜定了鬧鐘,早早起來了。

青木文娛那邊昨晚已經給她訂了今早的機票。

她要早點趕去機場。

幸好昨晚準備去旅遊,行李都差不多收拾了,節省了不少時間。

而且這次去京州也就兩天,不太長。

她拿了檔案,推著行李,準備出門,纔看見某人比自己還早一步,收拾妥當,正站在玄關門口,修長的手指上掛著車鑰匙。

一夜纏綿讓他毫髮無損,照樣神采奕奕,精力充沛,反倒更增添幾分龍精虎猛。

此刻,凝視著小女人的眼神也殘留了昨晚的熾熱。

她隻當他要送自己去機場,拖著行李過去:“走吧。”

剛走過去,卻被她整個人一把攬入懷裡,沉沉氣息在她耳邊呢喃:

“我陪你一起去京州,好不好?”

她在他懷裡轉了個身,失笑:“不好。”

霍慎修雖然早知道答案,還是露出很受傷的臉:“為什麼。”

“我探班是去工作,是做正經事,帶著你算什麼啊?彆人看了會笑話我的。”

“那就當我是你的保鏢。”他垂下臉,在她雪嫩的頸窩跟個狼狗似的蹭。

這小女人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香。

一想著昨晚的**,哪裡捨得讓她一個人去出差,就算隻是去兩天,也捨不得。

“不行。你乖,自己在家。我兩天後就回來了。”她帶著這麼大個保鏢過去算什麼,就像學生去上學還要帶著家長。被人笑死了。

再說了,有長他這樣的保鏢嗎?

他聽她這麼說,也就冇說什麼了,牽起她的手出門,開車送她去了機場。

機場裡,進安檢之前,他把她手一托,拉回來,最後一次認真地問:“確定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確定。”她無奈。

他冇強迫了,卻還是死死抓住她的手冇放。

她哭笑不得,知道不給點兒甜頭這男人是不舒坦了,將他拉到一旁角落,左右一看,踮起腳,迅速在他薄唇上點了一點。

她戴著太陽眼鏡,有些阻擋。

他卻臉色一動,將她窩在隱蔽的牆角,將她臉上的墨鏡一把摘下來,欺上她唇,深入輾轉。

安檢口的人雖然多,但迎來送往的人太多,這種場景,太尋常了。

就算看見相擁的兩人,也隻當是久彆重逢的愛侶,最多隻是感歎一聲好養眼,也不會多關注。

蘇蜜被他吻得麵紅耳赤,嬌頰生霞,心臟快要蹦出來,呼吸都快接不上氣,才被他鬆開,戴上太陽眼鏡便一個粉拳輕輕砸他胸口,這人簡直太大膽了吧,這什麼地方啊。

他哪猜不到她的緊張,這纔將她的行李箱拖著,另一隻手圈住她的手,送她進了安檢。

**

到京州時,還不到中午。

賈朝陽派了秘書過來接機。

蘇蜜在秘書小姐姐的陪伴下上車,去了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級酒店。

秘書送她進酒店後,說下午在郊區拍攝的一場戲,讓蘇蜜休息會兒,等會來接她去探班。

蘇蜜道了謝,先回房間了。

青木文娛給她定的是一間高層的行政套房。

站在180°全景落地窗前,能俯瞰到半個京州的城市景觀。

依京州的房價,這間套房花費絕對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