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附樓內光線昏暗,一看就是平時很少人過來。

蘇蜜跟著超叔到了頂樓,看清楚景象,就忍不住歎爲觀止。

整個頂樓,約三百個平方的一個大平層。

一行行實木棕色書櫃,整齊排放。

書櫃外有特殊的防塵罩,空氣裡還飄著淡淡的藥水味。

估計是為了防蟲防潮,更好的儲存這些書。

不僅如此,窗戶的設計也很嚴格,避開了猛烈的西曬,怕曬壞了書畫。

蘇蜜逛了一圈,看見收藏的書基本都是市麵上很難看到的古蹟孤本。

還有些百年前的宗家祖宗的手抄本。

還有不少卷軸,應該是些字畫。

牆壁上,掛著被透明薄膜真空塑封的一些古字畫。

有很多都是不同朝代的名家手筆。

很多名家,都是蘇蜜讀書時,隻能在課本上看到的名字。

就算不是內行,也知道很多副字畫在市麵上早就失了傳,在蘇富比拍賣行能被收藏家們將價位抬上天。

超叔陪著蘇蜜逛著,一一介紹:

“這些書,都是通過不同朝代和年代擺放的。”

“最外麵的,是最近幾代收藏的。”

“最裡麵的就是晉朝老祖宗留下來了的。”

蘇蜜終於明白霍慎修為什麼描述宗家時,說宗家不僅僅是有錢那麼簡單了。

有錢的多了去,能夠同時收藏這麼多絕版了的孤本古籍,怕是隻有宗家才做得到了。

這才真的是名副其實的世家。

不是新貴或者暴發戶可以比。

超叔將她帶到了藏書閣最後麵,走到一個紅木櫃子邊,打開,將一本厚厚的冊子拿出來,雙手捧給她:“

“小姐,宗家族譜。那邊有椅子,您可以慢慢看。”

蘇蜜接過來,感覺沉甸甸的。

雖經曆不知道多少歲月,族譜封麵已是泛黃,紙頁略顯薄脆,但通過先進的手段,保養得還不錯。

她道了聲謝,坐到窗下的椅子。

因為施亦菡說過,宗家女兒會記錄在副冊,直接就翻到了最後麵補錄的副冊。

根據目錄,很容易就找到了太傅那一代的家族成員名錄。

她緊張地看下去。

忽的,目光落在了一個名字上——

宗吟姻。

是繁體字。

字跡因為年歲,有些斑駁。

但還是看得很清楚。

她抑製住快要蹦出來的心臟,仔細看著名字後的註釋:

【宗吟姻,家主嫡長女,原配正妻出,年十八許,配予昌南王一載,卒。】

隻有短短一行字。

就冇了。

看到那個“卒”字,蘇蜜的心臟狠狠一個抽搐。

……這個宗吟姻,嫁人後,一年的功夫,就香消玉殞了?

去世時,不過才十九歲?

在最好的年齡,花葉凋亡,太紅顏薄命了。

雖然與這位女祖輩不過夢裡一見,她還是感覺心臟如被刀尖劃過——

生疼。

冇想到宗吟姻的一生,竟是這麼短暫。

定了定神,目光又停在“昌南王”三個字上,心頭更是一動!

宗吟姻的未婚夫不是趙家公子趙初禮嗎?

怎麼會嫁給了什麼昌南王?

夢裡,宗吟姻與趙初禮的婚事有些波瀾。

趙初禮誤會了宗吟姻是個無德醜女,宗吟姻又不屑解釋……

看來,後麵是出了什麼岔子,這樁婚事黃了?

可宗吟姻另嫁了彆人後,怎麼會一年就去世了?

夢裡看她的樣子,明明很健康啊,又年輕,應該是不會生病去世吧?

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她莫名心亂如麻。

除了這些,讓她更迷惑的還有,宗律為什麼會對著自己叫宗吟姻的名字。

另外就是,歡顏為什麼會讓她夢見宗吟姻。

這些,總不會冇有原因。

拉回思緒,目光又往下滑——

她又看到了緊跟著宗吟姻後的另一個名字:

【宗盼兒】

名字後的註釋:【家主嫡次女,繼室出,年十六配予趙門子弟初禮,年少守寡,不思再嫁,孤鸞撫育幼子,子成大器,後聖宗賜誥命,卒年七十五。】

蘇蜜更是腦子一嗡。

這個宗盼兒,應該就是夢裡宗吟姻的丫鬟提到的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太傅府的二小姐吧?

夢裡的資訊讓她清楚,宗盼兒喜歡姐姐的未婚夫。

所以……

最後是成功嫁給了姐姐的未婚夫?

宗吟姻既然嫁給了昌南王,那麼,宗盼兒上位,代替姐姐嫁給本就喜歡的趙初禮,似乎也挺正常……

年少守寡?

是說,宗家二小姐宗盼兒嫁給趙初禮以後,冇過多久,趙初禮就死了。

那時,宗盼兒已經懷孕了,生下了一個遺腹子,精心撫養成人,終生再未成婚。

然後,兒子還挺有能耐,當了大官,讓宗盼兒這個母親也被封誥命?

這個宗盼兒,倒是活得比姐姐久太多了。

七十五歲,對於晉朝那個時候,已經算是高壽中的高壽了。

隻是一生也算是可憐。

年紀輕輕就守寡,獨自撫養兒子。

這宗家姐妹,到底有怎樣的故事?

宗吟姻為什麼和趙初禮解除了婚約,又為什麼會嫁給什麼昌南王?

趙初禮和昌南王,又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許久,蘇蜜才合上族譜,站起身,還給超叔。

……

回了大屋,蘇蜜回房後,霍慎修和小酥寶還在外麵玩,冇回來。

她乾脆拿起手機,打開搜尋引擎,打下了幾個字。

【晉朝昌南王】

搜尋結果不算太多。

她點開最上麵字數最多的網頁,有一些關於這位昌南王的介紹。

說是晉朝當時的敬宗膝下第七子,生母賢妃,外家武將出身,一門英烈。

昌南王名喚段北驍,承襲外公家族武將血脈,年少起聰慧睿智,機敏超群,騎射功夫遠勝同齡人,深得帝寵。

當時,彆的皇子都是弱冠之後才被封王爵。

而段北驍十二歲,剛進入發育期,就被封親王爵,被賜昌南郡屬地,在京州開牙建府,有了自己宅子,就足可見天子老爸對他的疼愛了。

再加上老媽又是宮中高位妃嬪,他也算是個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紅人兒了。

根據網頁上的資訊,說段北驍的性格也是‘少小節,多率性’。

用大白話就是——肆意不羈,放縱難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