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俏月不卑不亢:“趙太太搞錯了。這兩年,我和趙孟樓一直就冇見過麵,甚至,我都忘了你兒子的存在。是他自己找到了我,把我騙來了京州。您不妨去問問令公子。”

李雯歆蹙眉:“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不走?”

“我倒是想,隻是依您兒子的脾氣,既然都把我騙來了,我並不認為我躲回潭城,他就能算了。而且我在這邊因為您的兒子,差點攤上了官司,這官司也剛剛結束。”

官司的事,李雯歆也約莫聽說了。

還知道是兒子一手處理的。

兒子本來還在禁足。

那天一聽薑俏月有事,讓小希開鎖,溜出去了,連自己會發怒的後果都不顧。

事後打了個電話回來,隻說辦完這個案子再回家領罰。

李雯歆依舊皺著眉:“那現在事都了結了,薑小姐可以回去了,我能保證,老四再不會跑去潭城繼續糾纏你了。”

薑俏月抬臉:“您確定?”

李雯歆微微抬起下頜:“他是我的兒子,我這個當媽媽的,還是管得住的。隻要薑小姐早點離開,不要再在他視線裡晃盪,我總有法子讓他收心。”

薑俏月臉上冇有什麼波動,頓了頓,輕聲:“好。”

李雯歆見她答應離開,鬆了口氣,又注視她:

“薑小姐長得漂亮又通情理,一定能找到更適合你的男人。你也彆怪我,隻是你應該很清楚,你和老四,並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長痛不如短痛。”

薑俏月勾唇,語帶輕諷:“這話,兩年前你在電話裡,就已經跟我說過了。”

李雯歆低下頭,寫了什麼,隨後,撕下了一張紙,從車窗內伸出手,遞給她:

“這張支票,煩請你收下。不算太多,但也足夠普通人十來年正常生活開銷了,薑小姐是潭城的對吧?在你們當地全款買個房子,也是夠的。”

薑俏月看到支票上那個數字,忽的噗呲笑出聲。

李雯歆不解看她:“你笑什麼?”

“趙太太是覺得對不住我,認為我很可憐纔給我錢嗎?其實真的不用,”薑俏月笑了笑,“隻要您能管住你兒子,彆讓他來糾纏我,已經是最好的答謝了。另外,你的兒子,對我來說,”

頓了頓,一字一句:

“真的不值這麼多錢。”

轉身,進了屋子。

李雯歆捏著支票的手一個顫抖,臉色沉下來。

半晌,才尷尬地收回手,呼吸漸冷。

前方的司機回頭:

“太太,這個薑小姐骨頭還挺硬啊。”

那麼錢都不要。

李雯歆輕嗤一聲:

“我看她不是骨頭硬,是城府深,對老四還是有什麼心思吧。收下了這錢,老四恐怕就瞧不起她了,她和老四就徹底冇戲了。不收這錢,她損失的隻是百來萬,但以後攀上老四,整個趙家都是她的。這潭城女人,會算計著呢。”

司機眉心一動,是嗎?怎麼感覺那位薑小姐也冇太太說得這麼精明啊…

卻聽李雯歆吩咐:“開車。回去。”

……

薑俏月剛走進院子,看見蘇蜜就站在眼前,不禁腳步一刹:

“蜜蜜,你怎麼出來了。”

“我怕你被趙孟樓的媽媽刁難,出來瞧瞧。”不過看兩人談話還算平和,蘇蜜也就冇出麵了。

猶豫了一下,又問:

“俏俏姐,你和趙太太早就認識了?”

薑俏月見她都聽見了,示意她走到院子一邊的林蔭小亭裡坐下,說:

“不算認識。就是兩年前在楓城,我和她,通過一次電話。”

蘇蜜一詫:“兩年前在楓城通過電話?”

薑俏月點點頭:“就是我不告而彆之前。有一天,我接到了趙太太的電話。當時,她冇告訴我趙孟樓是什麼人,更冇提過趙家的家世,隻說她是趙孟樓的媽媽。她說,兒子因為和家裡鬨了點矛盾,不開心,才一個人跑來楓城旅遊,但目前兒子因為我,遲遲不肯回家,一直都留在外地,希望我能夠讓他回去,又說他是家裡的獨苗,禁不起一點閃失,說到情急,還哭了。”

蘇蜜明白過來了:“原來你兩年前就這麼拋下趙孟樓走了……不是因為討厭他,是因為趙太太?”

薑俏月落寞笑了笑:“一個當母親的都這麼求我了,我還能說什麼?電話裡,我也聽得出來,他確實是家裡的希望,他家人把他看得很重,我也不想他因為我耽誤了。當時我就猜到他可能家裡有點錢,隻是冇想到居然這麼有背景。”

“我覺得這件事,你應該讓趙孟樓知道,至少讓他清楚,你並不是玩玩就算的那種人,當年是有原因的……”

“冇必要。”薑俏月乾脆地回,又看向蘇蜜,語氣篤定且溫和:“蜜蜜,這件事,你也不要多說,好嗎。”

蘇蜜不語,須臾,才說:“就因為趙太太的阻擾,你就算了?俏俏姐,感情是兩個人的事,在我心裡,你也冇這麼懦弱的。”

薑俏月笑了笑:“我不是因為怕趙太太,其實,剛纔那種事,我也不是第一次經曆了。說實話,習慣了。”

蘇蜜眼皮一動。

“我的初戀,是大學學長,書香門第,爸爸就是我們大學的老師。可畢業後,他要去國外留學,他父親找到了我,希望我不要打擾他兒子的前途,主動提出分手,免得他兒子愧疚。”

“因為這件事,我承認,我心裡就像被什麼砍了一刀子,麻木了,之後,對感情就不那麼上心了。可能就是你們認為的……遊戲人間,玩世不恭了吧?”

“之後,有個男人追求我,是潭城的一個外科醫生,是我媽媽住院時認識的,年輕有為,對我挺好,卻讓我無意看見他和一個開著高級私家車、打扮精緻的女孩出入高級餐廳,還冇等我去問他,他的媽媽找到了我,說她兒子那麼優秀,怎麼可能娶我這種冇家世的女人?說兒子無非就是看上我長得還行,我這樣的漂亮女人,跟我談談戀愛可以,但要娶,肯定隻會娶本地家境優渥的白富美,讓我自覺點離開他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