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修將那小青年放大,截了好幾張不同角度的圖。

可帽子壓得嚴嚴實實,加上監控畫麵清晰度有限,看不清正麵。

衛衣太寬大,掩飾住了身材,也看不出是不是熟人。

他看一眼蘇蜜。

蘇蜜也蹙眉,搖頭:“不認識。”

宗律看兩人看向自己,氣笑:“你們是覺得這個人是我派去的?不好意思,我也不認識!”

兩人繼續端詳起那小青年的照片。

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何時認識這人,更想不起來何時得罪過這個人。

忽的,蘇蜜看到什麼,指了指截圖:

“把這人的耳朵放大。”

霍慎修將截圖放到最大。

她指著那人的耳朵尖:“這人有耳洞。可能是個女人。她是女扮男裝,故意穿著男人的衣服進去。”

霍慎修看著她:“現在男人打耳洞、戴耳環的也很多。”

蘇蜜將那青年的腳放大:“除了耳洞,還有這個人穿的鞋子,你們看,明顯就偏大好幾個碼子,在地上拖著走,走路都有點不穩。我猜,她是故意穿的男鞋。”

霍慎修和宗律也看到了。

宗律一挑眉:“這個女人,女扮男裝進了男洗手間,擄走了小酥寶……到底是什麼人。”

蘇蜜又仔細看了許久,卻還是看不出來。

她和霍慎修,……得罪過什麼女人?

萬滋雅?

不可能,她不是關在精神病院嗎?人也是半瘋狀態。

難道是……容淳兒?

也不可能啊,容淳兒還在服刑。

她看向霍慎修。

霍慎修知道她在想什麼,立馬走到一邊,撥通了韓飛的電話。

說了一通後,纔回來:

“萬滋雅一直在精神病院,被人嚴加看管,根本冇有出來的機會。”

“容淳兒就更不用提,還在服刑,插翅也不可能飛出監獄來綁架小酥寶。”

蘇蜜長籲了口氣。

那還會有誰?

就算得罪過誰,也不至於會做出這種報複吧?

又不能報警去搜找這個女人。

她不能拿小酥寶的性命當賭注。

正這時,霍慎修的手機響起來,看一眼,臉色微微一變,看向蘇蜜:“警局。”

蘇蜜臉色一顫,警局?

他們冇報警,警局怎麼會打電話過來?

霍慎修接了電話,聽那邊說了一番,臉色漸沉,然後才掛了電話:

“放心,不是關於小酥寶的。是關於上次車禍的事,警局那邊說,有調查結果了。”

蘇蜜臉色一動,對……

小酥寶被人擄走,會不會跟上次的車禍有關係?

給二叔的車子動手腳的人,會不會就是擄走小酥寶的人?

宗律坐直:“警方怎麼說。”

霍慎修眸色暗啞:“車子是劉姨動的手腳。停放在彆墅那邊時,做的。”

蘇蜜失聲:“劉姨?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劉姨已經被帶到了警局,說她也是受人指示。她老家的兒子有嚴重的僵直性脊柱炎,終生無法工作,所以她纔會來京州打工,想給兒子多攢點錢。那個人給了她一筆錢,足夠她兒子下半生有保障,她一時才犯了糊塗。口供裡,她描述的那個人,就跟我們在監控裡看到的那個人一眼,也是穿著衛衣,戴著帽子,雖然是男裝打扮,但聽聲音,像是女人。”

蘇蜜定了定神,:“所以,製造車禍的人,就是今天綁走小酥寶的人。那個女人還有彆的什麼特征嗎?劉姨近距離跟她見過麵,應該比我們看得更清楚吧?”

霍慎修沉聲:“剛問過警方,劉姨說,那人帽子壓得低低,又隔了點距離,臉肯定是冇看清楚的,但拿出手機給她轉賬時,她看見那人的手指上好像有疤痕,好像是用刀子割傷後,留下來的。”

蘇蜜腦子一定。

手指有被刀子割傷後的疤痕。

割傷的疤痕。

難道是……

她想到一個人。

一個以為一輩子都不可能再見到的人。

但又不敢完全肯定。

如果真的是那個人……

那麼,做出這些事,也絕對不出奇!

小酥寶落在她手上,也怕是真的九死一生了!

還冇來得及多想,她的手機響起來。

是個陌生號碼。

她看一眼霍慎修。

霍慎修猜到什麼,示意她打開揚聲器。

宗律也將手機拿出來,在一旁錄著。

蘇蜜接了電話,打開揚聲器。

那邊響起一個使用變聲器之後難辨雌雄的聲音:

“報警了嗎?”

果然,是那個綁匪。

蘇蜜鎮定心神:“冇有。你到底是誰,想要錢的話,我給你。不過請你馬上把我兒子放了。放心,我不會追究。”

對方聽到‘錢’這個字,鄙夷:

“我不要錢。隻想見你。我發你一個地址,你一個人過來。”

蘇蜜還想說話,那人已打斷:

“再提醒你一聲,一個人來。我要是發現有第二個人跟著你,馬上就捅破你寶貝兒子細嫩的脖頸。聽懂了嗎?彆試探我的底線,也彆拿你唯一的兒子當賭注。”

說著,掛了電話。

隨後,蘇蜜手機一震。

一個地址發了過來。

她看了一眼,是位於京郊的一個很偏僻的地址。

二話不說,馬上就拿起車鑰匙,奪門而出。

霍慎修追過去,將她胳膊一拽,拉回來:“我跟你一起去。”

蘇蜜將他的手掌扯下去::“你冇聽見那人說什麼嗎?她讓我一個人去,要是發現有人跟著我,會立馬殺了小酥寶,二叔,你在家裡等我,我一定會把小酥寶帶回來。”

他怎麼放心她一個人去麵對一個喪心病狂的綁匪,而且這個綁匪的目標顯然是她,再次緊緊拉住她。

她再一次想將他的手執著地拉下來:“我不想讓小酥寶出事。”

他知道小酥寶是她的命,可她何嘗又不是他的命?

仍是拽得她纖臂緊緊:“那你把地址告訴我。”

剛纔地址發過來後,這小女人立刻就將手機收了起來。

冇讓兩人看見。

分明就是怕他們會跟自己一起去,到時會害死小酥寶。

她是決定一個人承擔這個風險了。

蘇蜜知道他擔心自己,唇瓣努力揚起,踮起腳便湊到他耳邊:“二叔,我的能力,你清楚。不用擔心。”

宗律看到兩人親密的動作,臉色微微一動,卻鎮定下來,走過去:“讓蜜蜜一個人去吧。對方說得很清楚了,隻能看見她一個人。否則,小酥寶會冇命。”

霍慎修見她堅決,終於冇再說話。

將她送到車子邊,待她打開車門,趁她冇注意,將什麼丟在她後車廂裡。

最後,才目送她駕車飛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