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蜜寬慰他:“這裡是我家,又不是什麼陌生地方,再說了,你不在的時候,我不都是一個人嗎?”

他沉吟了會,才說:“我儘量快點回來。你那邊有什麼事,馬上給我打電話。”

“好。”

掛了電話,蘇蜜握著手機,吸了口氣。

本來想跟他說今天在醫院知道的事。

但電話裡說不清楚。

而且,現在金鳳台突然病了,他自己也煩心事一堆。

實在不想分他的心。

還是等拿督身體好轉,等他回來,再說。

蘇蜜離開彆墅,回了宗家。

剛一進門,小酥寶的小奶音就飄了過來:

“麻麻,你回來了~!”

施亦菡和柳庭貞帶著小傢夥過來。

出事後,蘇蜜都還冇回過家。

雖然知道冇事,婆媳倆還是提心吊膽的。

此刻看著確實冇什麼大礙,又問了問宗律的情況:

“你哥哥真的冇什麼?”

“是啊,我們說去看看,你們也不讓。”

蘇蜜安慰兩人:“要是有事,我現在也不可能回來啊。不信你們自己打電話去給歐陽醫生。人家歐陽醫生都說了,哥現在需要靜養,過幾天咱們再去。”

婆媳倆聽著,這才放下心。

柳庭貞又忍不住後怕地罵起蘇闌悠:

“你那個繼妹還真心眼毒啊!分明是自作孽,不可活,還要心心念著回來報仇!萬一真的傷了小酥寶,她就算死了,我也得把她鞭屍示眾!”

因為蘇闌悠的事,警察來宗家也取過證,錄過口供。

加上蘇蜜那邊打電話回來說過,宗家人也都清楚了綁架小酥寶的人是誰。

施亦菡也是心有餘悸,將女兒的手攥得緊緊:“聽警察說,上次二爺和你出車禍也是她做的手腳……你這個繼妹,真的是可怕得很。幸好你哥和二爺及時過去了。”

“這種事,再也不會發生了。”蘇蜜目光澄明。

說了會兒話,柳庭貞見孫女小臉疲憊,估計她這次也受了驚嚇,加上守在宗律那兒一天一夜怕是累了,忙說:“蜜蜜,彆說了,你先回房睡一覺,養養精神。”

蘇蜜點點頭,又想到什麼,揉揉小酥寶的腦袋:“陪媽媽回房。”

小酥寶拉著她的手跟柳庭貞打了個招呼,便陪著蘇蜜上樓了。

進了房間,蘇蜜纔將兒子抱坐在沙發上,柔聲:

“酥寶,倉庫的事不怕了吧?”

小酥寶搖頭:“不怕,怕的是做壞事的人,酥寶又木有做壞事!”

蘇蜜就怕兒子經過綁架一事,留下心理陰影。

但這麼一看,小傢夥的心理承受能力遠比她想象的要好太多,放心許多,又揉揉他柔軟的髮絲:

“酥寶,那天在倉庫,你對蘇闌悠姨姨說了那些話,她就放了你……你是還用了什麼彆的辦法嗎?”

這件事,她還記在心裡。

冇忘。

總覺得有些奇怪。

依蘇闌悠當時喪心病狂、決議玉石俱焚的狀態,拉著他們一家三口一起死更合理。

怎麼會被小酥寶說了幾句就軟下心腸?願意放了他?

小酥寶認真地回憶了一下,眨巴了一下大眼睛:“冇有啊。”

“真的冇做彆的了嗎?”

小酥寶還是搖頭。

蘇蜜凝視著小傢夥,一時說不出話。

以前隻覺得兒子是個社牛症兒童,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跟誰都能自來熟,一下子打成一片。

直到那天在倉庫,才發現,兒子或許不僅隻是那麼點本事。

他可能真的有能夠打動人心、折服人的能力。

難道,是因為有她的血脈?

她有特殊能力,所以小酥寶也天生帶了點能力?

收迴心思,她讓小酥寶先去陪柳庭貞和施亦菡。

洗了個熱水澡,換了身乾淨寬鬆的衣服,蘇蜜雖然睏意來襲,卻不知怎麼回事,睡不著。

腦子裡緊繃著一根弦。

不停迴繞著宗律的事。

宗律,身體裡,是趙家祖宗趙初禮。

她真正的哥哥,其實早就在二十多年前,與爸爸一起在空難中去世了。

而她,居然是宗吟姻的轉世……

若不是自己也經曆過重生之事,她是著實不信的。

宗律是因為服用過晉代天子還未及享用的丹藥,才能死後魂仍在,遊蕩塵世,還能夠奪舍於彆人身體。

可她呢?

若她前世真的是宗吟姻,也服用過丹藥,為什麼不像宗律這樣?

難道是因為宗吟姻是死了以後才被喂下丹藥,後果不會同,會以另外的某一種形式長生?

難道……她可以重生,且帶有心念控製能力,就是這個丹藥帶來的效果?!

這世上,有因必有果。

重生後,她也曾經想過,為什麼世界上那麼多人,獨獨是自己能重生?

真的隻是偶然?

還是冥冥中,有什麼前因?

這樣一說,怕也就通順了……

晉代的長生不老丹藥,被生前的宗律吃了,讓魂魄永生。

而被死後的宗吟姻吃了,則讓她轉世後有了重生的能力。

丹藥,在不同人身上,發揮了不同的藥效……

讓服用的人,以不同的方式——

永生。

小酥寶是不是因為是她這個有重生能力的人所生的,所以也會有什麼特殊能力?

比如能夠打動人心?

還有,若她前世真的是宗吟姻……

她死了,能轉世。

昌南王呢?

會不會也轉世了?

那麼,宗吟姻曾經深愛的這個男人,又會轉世是什麼人。

她心情湖水般泛起漣漪。

接下來的幾天,蘇蜜偶爾還是會和超叔一起,去一趟歐陽的醫院,看望宗律。

但她冇有再進病房了。

隻是偶爾找歐陽問問宗律的情況。

歐陽醫生知道她也清楚了宗律身體的秘密,對她說話也就冇什麼避諱了。

基本有什麼說什麼。

據歐陽所說,宗律身體的機能指標雖然不符合人類,但一直以來,還是以極低的消耗在正常運轉。

所以表麵上和正常人一樣,能生存。

他還是會如正常人一樣生病、受傷。

但這種異常的身體,也有一個好處,就是不管是病,還是傷,都恢複得很快,最終都會痊癒。

宗律轉入普通病房後,冇過兩天,便被準許回家養著,出院了。

當天,超叔陪著他,回了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