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吟起。

空間顫。

僅是一瞬,蒼穹再展王者之語:“亂天地無道,君威臨。”

“墜黑白無間,奉陰行。”

“歎人鬼無常,天逆命。”

“掌日月無極,帝皇令!”

狂言起。

槍影隨。

艮天仰天狂笑之時,大手一握艮天長槍,登時周身同起無上威壓,長笑之時,王者狂言同響天穹不滅:“一舉鯨濤快哉風,世浪翻袖中!”

“千古誰人堪伯仲?”

“千秋雪,一朝成夢!”

言語一瞬。

艮天雙眸一眯,彙聚周身之能,一槍——

碎蒼穹!

蒼穹裂!

金芒閃!

霞光之下,一道百步階梯,迎著霞光緩落神殿之上!

介麵通道——

現!

通道麵世!

霞光普照。

幾乎是在眨眼之間,現場武道之內所有強者,都被麵前場麵所驚呆,此時在眾人心中,更是泛起了一層漣漪:“武道階梯。”

“我的天啊,武道階梯竟然真的出現了。”

“這武道階梯,唯有少主一人可得。”

“其他人不管是誰,妄想在這個時候,染指武道階梯,否則就是死亡。”

……

這一刻天神殿群雄更是站在了一起,他們雖然親眼看見了位麵階梯的出現,可即便如此,在他們心頭更有一層排擠,那便是……

太極閣!

方纔艮天周身之能,似是有太極閣的武道強者出手,一旦讓太極閣強者搶先,那麼對淩天會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這纔是眾人心中所擔憂的事情,也是眾人心頭唯一擔憂的事情!

必須!

全力以赴!

否則!

註定成空。

就在眾人心中這麼想的時候,隻見前方剛出現的位麵通道,似是有暗淡趨勢,此等變化,艮天才泛起的一絲欣慰,登時消散不見。

此刻!

再次出現的乃是——

不甘!

幾乎是在眨眼之間,艮天低吼:“少主,我之力量畢竟是不足,如果不是因為當初主上留下的一點精血,現在我想將其打開,不過是癡人說夢。”

“快!”

“少主,你現在必須使用龍力將其覆蓋,否則一切就來不及了。”

艮天雙眸之內,更起一層擔憂,如果真是在這個時候,讓一切消失成空,那他可就真的成為千古罪人了,就算今日赴死。

將來!

又如何去麵對淩傲天呢?

就在艮天低吼刹那,淩天心中同泛一陣冷芒,不過是眯眼一瞬,淩天心中決心已盛,僅是眯眼一瞬,淩天抬手更起雷霆之能。

漫天雷霆起。

天道威壓盛。

僅是刹那!

現場蒼穹之下,再起恐怖煙塵,隨著煙塵席捲之時,眾人眼中更見淩天周身龍力,一瞬纏繞而出,當龍力騰飛之時。

七大龍能!

登展無疑!

七龍騰空,蒼穹狂顫,不過是眨眼一瞬,天道之下,再泛恐怖狂能,如此威壓現場群雄更是紛紛眯眼,隨即更聽一道王者輕喝炸響而起:“定!”

一字令。

龍影纏。

僅是一瞬,前方階梯,就被淩天七大龍影完全纏繞了起來,當龍影纏繞之時,階梯亦是發出了一陣嗡鳴之聲,似是承受不了七龍之能。

此等變化!

艮天心中稍微安心,嘴角之上,亦是拉出了一抹欣慰笑容,輕聲呢喃一聲:“我,終於成功了。”

一聲呢喃。

長久壓在艮天心中的大石頭,在這個時候終於落下,隨著心中信仰崩塌刹那,艮天亦是吐出了一大口鮮血,登時登天之軀。

一瞬跌落!

當艮天身軀跌落刹那,淩天亦是心中一顫,此時不在有任何遲疑,一步衝出,身化流光,眨眼將艮天神帝接在了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