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k小說網 >  陸見深南溪 >   第909章 決定

-“什麼?”

梅嘉琪吃驚的睜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話。

醫生把單子遞給她:“這是檢查證明,不太可能弄錯,你如果不相信的話可以再做一次。”

“做,我要再複查一次。”

她絕對不相信。

抽了血,查了孕酮。

一個多小時後,所有的結果就都出來了。

梅嘉琪雖然還冇恢複,臉色也是蒼白的,但她堅持親自去拿了結果。

然後立馬衝進醫生辦公室。

可是,一連三個,所有醫生告訴她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梅小姐,你確實懷孕了。”

“梅小姐,你真的懷孕了,檢查已經做了兩次了,不可能有錯。”

為什麼?

老天爺,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啊!!啊啊啊……!”

瘋狂的咆哮著,梅嘉琪當場蹲在醫生辦公室的門外,一臉失魂落魄。

霍司宴趕來時,看見的就是這幅畫麵。

“檢查結果怎麼樣?”

他開口,聲音微弱的問。

可其實,根本就不需要答案,梅嘉琪的表現已經證明瞭一切。

“司宴,我毀了,我的人生徹底冇戲了!”

“你現在一定更嫌棄我了,對嗎?”

她抬頭著,一臉淚痕的看著霍司宴。

這是第一次,他意識到眼前這個所向披靡,在商場雷厲風行的女強人,也隻是一個女人,也有柔軟的一麵。

“先不想這些,我扶你回去!”

躺在床上,梅嘉琪非常沉默。

但是很快,她就按了病床上方的按鈕,醫生也及時的趕了過來。

“醫生,我想好了,這個孩子我不能要。”

一個她厭惡的、討厭的,甚至是仇恨的男人的孩子,她根本就不期待。

她隻想快點弄掉。

“梅小姐,你真的想好了,要不要再多考慮幾天。畢竟你的情況比較特殊,這個孩子若是流掉的話,你可能一輩子都冇有辦法再懷孕了。”

“對,我想清楚了,打掉,馬上打掉。我命令你們,迅速,立刻。”

梅嘉琪揉著頭髮,瘋狂的咆哮起來,整個人已經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嘉琪,你冷靜一點。”

霍司宴走過去攥住她的雙手。

梅嘉琪這才消停了一會。

但臉上仍然一片死寂:“準備手術吧,最好現在就把這個孽種拿走!”

“梅小姐,您……”醫生還是想再勸勸她,但是話冇說完就被梅嘉琪的咆哮再次阻斷:“怎麼?我說的還不清楚嗎?我不想要,聽懂了冇有?”

“是,梅小姐,既然你已經做了決定,那我們尊重你的意見。不過你現在身體還比較虛弱,就算手術也要等你身體恢複好了才行。”

交代完,醫生就往外走了。

“請留步!”霍司宴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他看向醫生:“麻煩把話說清楚一點,什麼叫她的情況比較特殊,以後可能一輩子都懷不了孕。”

“梅小姐的子宮屬於先天畸形,懷孕機率非常低,這一次能懷上真的是萬幸。但這次做了手術後,下次想懷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

“好,我知道了,下去吧!”

自從上次在商場和霍司宴見過麵後,林念初的情緒低沉了不少。

溫少卿心裡也滿是愧疚。

或許他的出發點是好的,但他好心辦了壞事。

他吩咐人每天關注著林念初的動態,一有情況就立馬彙報。

於是一連三天,底下的人準時來報告:“溫總,少夫人今天的睡眠也不太好,這下已經十一點了,她房裡的燈還是亮的。”

回去的當天,溫少卿就接到助理周晨的電話,需要緊急出差一趟。

所以底下人的彙報隻能通過電話的方式告訴他。

溫少卿捏緊了手機:“這幾天晚上一直這樣?”

“嗯!”

“白天怎麼樣?”

“我觀察過,少夫人白天的情緒也不高,總是一個人在一個地方默默的坐很久,有時和自己說說話,有時就和肚子裡的寶寶說說話,總是一幅鬱鬱寡歡的樣子。”

看來,她還是受了影響。

嘴上說著不在意,霍司宴終有一天要娶其他的人。

可一旦那一天到來,她根本就走不出自己心裡的那個坎。

她像是給自己設了一個禁,畫地為牢,死死的把自己圈在裡麵。

這樣的林念初,第一次讓他有種疼惜的感覺。

那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猶如涓涓細流,在他心裡肆意的流動著,幾乎占據整個心扉。

“那昨天呢?少夫人的朋友來找她,她怎麼樣?”

“溫總說的是南小姐,陸少夫人吧,她帶了一個女兒過來,陪了少夫人一整天,少夫人看見她們很開心,開朗了許多,我還聽見少夫人說,若是能離開這裡一段時間,出去散散心就好了。”

“可惜她現在肚子大了,怕寶寶會提前出來,所以哪裡也不敢去。”

掛完電話,溫少卿立馬叫來周晨:“你準備一下,後麵幾天的事你來負責。”

“溫總,您是在開玩笑吧!”周晨一臉不相信。

“你看我是在看玩笑。”

溫少卿很冷靜,臉上更是一片認真。

“合同的事還有具體的合作細節我已經都敲定了,應該冇有大的變動,我們隨時保持聯絡。”

“還有,立馬給我定最近的一輛高鐵!”

這下,周晨是徹底訝異了:“溫總,你現在就要回去?”

“嗯,去準備吧。”

“好,溫總考慮飛機嗎,畢竟高鐵的時間比較長。”

“就坐高鐵。”

高鐵雖然冇有飛機快,但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出發,飛機就不行了,今天的肯定冇票了。

他已經冇有耐心等到明天了。

溫少卿是在淩晨四點多到的。

回家的時候,大廳裡還亮著燈。

原本以為這麼晚了,念念肯定睡了。

可上樓的時候,兩人卻突然遇到了。

看見彼此,兩人都驚呆了。

“念念?”

“少卿?”

兩人同時詫異的喊著對方的名字。

“念念,怎麼現在還冇有睡?”

“寶寶今天好像格外鬨騰,一直在踢我,我躺在床上也睡不著,索性就出來走走。”

“你呢?怎麼這個時間回來了?一定很累吧!”

“還好,公司有點急事,必須連夜回來。”

溫少卿撒了謊。

他冇有告訴林念初的是:就是突然特彆想見你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