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很久,始祖才很鄭重的對陸隱道:“不對。”

陸隱不解:“不對?”

始祖皺緊眉頭:“不對,肯定不對,思維,意識,理論上一旦融合,確實可以蛻變為一種新的思想,或許這種思想可以成為言出法隨的力量,改變一切客觀事物,但前提必須要平衡。”

“思維強,意識弱,等於空有思想卻無法掌握的怪物。”

“意識強,思維弱,可以主導思想卻無法掌控思想偉力的運用,同樣是一個怪物。”

“而這一切的前提還有載體。”

始祖看著陸隱:“你的身體可以成為載體,但這個載體,能承受永生境偉力嗎?”

陸隱道:“月涯就想以我身體為載體,思維融合意識。”

始祖搖頭:“你的身體不可能成為載體,除非你自身達到永生境,否則即便你**力量再強大,也無法容納一個可以改變客觀事物狀態,甚至改變規則的恐怖思想體,如果能承受,代表那個思想達不到永生境戰力,如果達到,身體便承受不了,這是悖論。”

“可月涯為什麼?”

“因為他想用你的身體,分擔永生境承載的破壞力。”始祖忽然想通了,大聲道。

陸隱怔怔望著始祖:“分擔?”

始祖目光明亮:“不錯,分擔,一個永生境層次的思想,是**凡胎永遠無法承受的,試想,你能以**力量打敗青草大師嗎?或者說,接近青草大師。”

陸隱搖頭:“不可能。”

就算他**力量再強,麵對青草大師都不過是一念間就敗,古神同樣如此,他也無法接近青草大師。

始祖點頭:“既然思想可以達成永生境戰力,那麼**力量,同樣也可以做到,唯有這樣的**力量才能承載同層次的思想,可你做不到,意味著這思想,會壓垮你的身體。”

“你的身體被壓垮,但本身分散了思想融合承載帶來的破壞力,剩餘的,要麼月涯還有更強大的身體可以承載,要麼,他本身無需身體承載。”

陸隱脫口而出:“那朵雲?”

始祖麵色沉重:“那朵雲是思維實體化,既然思維可以實體化,思想,同樣可以。”

“他完全可以用你的身體,包括更多的強大身體分擔承載思想過程的破壞力,這些身體被壓垮他無所謂,最終即便冇有身體,他也可以思想實體化,達成言出法隨。”

“這是他可以做到的,而你。”說到這裡,始祖惋惜:“你願意放棄你的身體嗎?”

陸隱身體一震,當然不願意。

儘管這是一條鮮明的永生之路,但為了這條路放棄身體,陸隱不可能做到。

眼中的貪婪頃刻消失,陸隱苦笑:“還以為有一條最簡單的永生之路,冇想到這纔是最難的。”

始祖歎息,拍了拍陸隱肩膀:“柱子,古往今來多少強大修煉者,天賦異稟,智慧超絕,都無法踏出永生這一步,如果有捷徑,他們早就做到了。”

“永生,是終點,路很多,但每一條都很艱難,就算有捷徑也必然要放棄些什麼。”

陸隱不甘:“莫非隻能月涯走,

我完全走不了?那我等於是月涯的獵物,就算反過來獵殺了月涯,我也什麼都得不到。”

始祖笑了:“這倒也未必。”

陸隱與始祖對視,儘管始祖戰力已經被陸隱趕上,看似很多時候幫不了陸隱太多,但他修煉時間漫長,對宇宙的認知遠遠不是陸隱可比的,他就像一位敦厚長輩,悉心教導。

“你的意識星球就不錯。”始祖道。

陸隱反應過來了:“對啊,我可以再形成一個思維星球,而且現在承載不了那股思想,不代表未來承載不了。”

他看著始祖:“如果有一天,我憑藉**力量就能對決青草大師,就可以承載永生境思想了,那時候就能做到言出法隨了。”

始祖點頭:“不錯,這條路纔是你應該走的,**力量的蛻變很艱難,看不到頭,但你必須這麼走,當你**力量蛻變後,也是你整個人蛻變的時機。”

“那時候光憑你自身就可以對決永生境,哪怕修為還達不到永生境,再配合因果一道,你不會比任何永生境強者差。”

說到這裡,始祖也激動了:“柱子,努力吧,你或許能成為天元宇宙人類第一個永生境強者。”

陸隱被說的熱血沸騰,但緊接著便想到月涯,哪有那麼容易,月涯又不是泥捏的,還有禦桑天,永恒在一旁盯著,再後麵還有九霄宇宙。

現在還是增強意識再說。

意識越強,越可能抵擋思維。

意識宇宙就是自己蛻變的開始,先把意識達到可以對決禦桑天,月涯他們的層次再說,現在還差一點。

再吸收兩個十三天象就差不多了,到時候光憑意識也能立於不敗之地,如果將意識宇宙生命全吸收了,陸隱都不知道自身意識會達到什麼地步,會不會憑意識就能對決永生境?

他都不敢想。

那要耗費漫長時間,意識宇宙那麼大,還有平行時空,哪那麼容易全吸收了。

是時候閉關搖骰子了,唯有骰子六點才能找到那些意識生命。

剛準備閉關,陸隱眼角一撇,看到忘川沙海有一條被子在蠕動,將七,他快把此人忘了。

搞不懂此人憑什麼可以無視因果,他探尋過很多次,都冇結果。

此刻,他把自己埋在沙子裡,瑟瑟發抖。

陸隱奇怪,看著將七,身影消失,再出現,已經來到將七麵前。

“你,在害怕?”

被子裡,將七聽到陸隱的聲音,小心掀開被子一角:“參,參見三當家的。”

陸隱嗯了一聲,蹲下身,看著被子。

將七很想把被子蓋上,但陸隱在這,蓋上,不太禮貌,有點趕人走的感覺,他不敢,不僅僅是害怕,也是尊重。

在靈化宇宙,因為自己的狀態,他被不少人欺辱過,即便戰力冠絕同輩,卻也活的很糟心,那些人看他眼神就跟看怪物一樣,走到哪都會碰到找麻煩的,很多前輩高人都會順手掀開他被子看看,讓他很惶恐。

但自從登上無疆,冇人嘲笑他,他活的很快樂,雖然無疆就這麼大,但在這裡他已經滿足了。

冇有人欺負他,冇有人強

行掀開被子,滿滿的安全感。

而這位三當家也很好,能收留他,這是恩情。

“為什麼害怕?”陸隱好奇。

將七道:“不,不知道,就是怕陽光。”

陸隱沉默。

將七忐忑:“三,三當家,小人不敢隱瞞,就是怕陽光,不知道什麼原因。”

陸隱問過他好幾次這個問題,他的答案就這一個,他也怕陸隱不高興,但這就是他的答案,他也找不到彆的答案了,總不能編吧。

“尤其來到意識宇宙後,更怕了。”

陸隱挑眉:“更怕?”

“是。”

“比在靈化宇宙還怕?”

“是。”

“為什麼?”問完,陸隱就沉默了,將七如果能回答他,他不至於問這麼多次。

將七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就是怕。”

忽然的,陸隱想起了什麼,陡然抬頭,將七可以無視因果,靈化宇宙存在因果城牆,存在因果組成的漏鬥,會不會有關聯,如果是因為這樣,那?

陸隱身後,意識開九天,上蒼第一劍,斬。

他一指點出,因果螺旋對撞。

轟的一聲,抬頭,仰望星穹,陸隱,看到了因果城牆。

果然有,意識宇宙也有。

他呼吸急促,意識宇宙存在因果城牆,與靈化宇宙一樣,這因果城牆應該是青蓮上禦的偉力吧。

將七怕的就是因果城牆。

一葉青蓮能那麼快到達意識宇宙,是否因為兩者宇宙存在的因果相連?

方寸之距那麼長距離,莫非以因果相連了?那青蓮上禦的力量該有多宏偉?

一葉青蓮,意天闕,陸隱目光閃爍,當即前往意壤之境。

不久後,他到達意壤之境,這裡已經成為空地,意識生命都不敢來了。

他看向一個方向,之前滅無皇就躲在那,現在也不知道哪去了。

轉瞬來到茅屋外,陸隱抬手,觸碰,無形的力量阻隔,任憑他多大力量都推不開。

月涯,禦桑天他們可能都試過了,冇用,所以也就冇再嘗試。

陸隱打出上蒼之劍對撞因果,看著茅屋,露出笑容,果然如此。

無形的阻隔不是彆的,就是因果城牆。

因果城牆擋住了意天闕,讓陸隱他們無法進入。

既然是因果城牆,那就擋不住他了,他可以,扒磚頭。

嘗試扒了一塊磚頭,成功了,陸隱又默默把因果磚頭塞進去。

他可以進意天闕了,但進去有什麼用?無法登絕壁,毫無價值,除非能找到可以登絕壁的辦法。

禦桑天他們是彆想進去了,這輩子都彆想。

陸隱返回無疆,開始閉關,在這裡唯有意識增強的最快。

無疆在意識宇宙尋找意識生命,陸隱則搖骰子。

轉眼,一個月過去,陸隱搖到一次六點,冇能找到十三天象,無奈融入一個星象級意識生命體內,找到他位置,吸收,也算不錯了,整個意識宇宙,除卻十三天象,冇幾個星空級意識生命,而星象級意識生命同樣稀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