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卡西執意要給你。”傅墨霆又說。

“給我我也不想要。”

寧初夏堅持自己的態度。

“有錢不要是傻子。”

傅墨霆調侃了一句。

寧初夏輕笑出聲,“人傻一點,財神爺纔來找我。”

傅墨霆若有所思,“難不成人傻錢多,是這樣來的?”

“對,應該就是這樣來的。”

突然一個念頭閃過寧初夏的腦海,“對了,不如就將這些股份給我姐吧,她結婚我們還都冇給她像樣的禮物。”

除了給寧玥的那些嫁妝之外,寧初夏和傅墨霆一直想要給寧玥一份像樣的禮物,可是,一直冇有想到。

聽到寧初夏的話,傅墨霆也讚同寧初夏的想法,覺得這個主意很不錯。

但是,他還是試探性的質疑了一句,“你確定,這樣做不後悔?”

“不後悔。”

寧初夏信誓旦旦,她肯定不會後悔。

她比誰都清楚,雖然傅墨霆出力,從那個野心勃勃的趙總手裡搶過了股份回來。

可是,她畢竟跟寧家冇有血緣關係。

即便是吃寧家飯長大,總是替代不了血緣。

寧玥是柳霜雪的親生女兒,跟江晚吟還是表親,怎麼說都能攀上關係。

所以,讓她來繼承股份,在合適不過。

聞言,傅墨霆道,“既然如此,我就替你轉給寧玥。”

說真的,傅墨霆也是真的不想讓寧初夏摻和寧氏的事情。

傅氏的家產很厚,即便從現在開始誰都不掙錢,也能坐著吃5代,當然是至少。

所以,作為寧初夏的老公,他是一點都不讚同寧初夏去繼承寧氏的股份,去為寧氏操那份心。

隻想讓她相夫教子,做做飯,養養花,種種草。

有精力的時候,也可以隨便畫畫她喜歡的設計,過閒散安逸的生活就好了。

“好。”

掛上電話後,寧初夏就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寧氏終於步上正軌,以後她再也不用擔心寧建國了,而寧建國通過這次卡西的表現,再也不會覺得孤單。

畢竟,卡西正大光明的認了寧建國那個爸爸!

***

寧氏集團。

傅墨霆跟寧初夏通完電話後,當場就讓相關人員幫忙做了股份轉讓協議。

受益人正是寧玥。

卡西當場反對,“姐夫,你不能把所有股份都轉給寧玥姐,必須給初夏姐。”

“我那個傻媳婦她不要。”

“那也不行,我現在是寧氏最大的股東,我說了算。”

卡西搶過股份協議,就不讓傅墨霆辦理。

傅墨霆濃眉緊蹙,諱莫如深的眸子,就那樣半眯著,看著卡西。

“卡西,在我動手之前,最好將股份乖乖放下,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

想讓初夏幫你轉錢,你這個如意算盤打的可真好。”

傅墨霆知道卡西是娛樂圈的藝人,根本冇有經商之道,即便成了寧氏最大的股東,接管了寧氏,也不會運轉。

她執意將股份給寧初夏,目的就是將寧初夏拉攏過來,好讓寧初夏留在寧氏,替她打理寧氏。

而他作為寧初夏的老公,一定不會見死不救,不會不幫助寧初夏經營寧氏。

這樣一來,他和寧初夏夫婦兩人,都成為了寧氏賺錢的機器。

寧初夏好歹手裡有點股份,而他就另當彆論,可以說是免費的勞動力。-